微微会变大魔王

唯农坤/牛灿不可辜负。

首期【磕糖Club】长视频活动获奖名单

nkszd!!!丫丫太棒了叭!!!

猎影人:




梆梆梆!


隔壁包子铺锦鲤抽得如火如荼,大家可以去参加一下。(土豪猎也有赞助大礼包一份嘻嘻~)


下面直接进入正题,第一期【磕糖club】长视频活动已经顺利结束啦。


经过LOFTER长视频官方委员会(成员1位)非常缜密的筛选统计和深入观赏,我们选出了以下几位获奖者:







【金剪刀奖】(1名):


 @丫丫细语  


作品链接:【农坤】爱很美


【奖品】:


1,LOFTER官方微博推荐一条(本周)


2,站内推荐页信息流置顶曝光作者ID和CP


3,视频网站7日会员卡1张


4,影视领域Banner专推一天!




【银剪刀奖】(2名):


 @夏目家的大肥喵  


作品链接:【鬼白巨糖】鬼灯的白泽攻略


 @爱即罪   


作品链接:【凯源】这应该是我唯一一个可以称得上糖的视频了……


【奖品】:


1,LOFTER官方微博推荐一条(下周)


2,站内推荐页信息流置顶曝光作者ID和CP


3,视频网站7日会员卡1张




【铜剪刀奖】(3名):


 @潇洒的牛肉炒面君   


作品链接:【巍澜】吐槽大会:为什么说建立兄弟情有助于夫妻关系


 @夜北棠  


作品链接:【润玉x公子景】关于两位88年的小神仙的故事


 @切粒粒  


作品链接:【魔道祖师||忘羡】望乡台(刀中有糖!糖中带刀!)


【奖品】:


1,站内推荐页信息流置顶曝光CP


2,视频网站7日会员卡1张






另设:



【剪刀手尝鲜奖】(1名): 


@潇洒的牛肉炒面君 是活动期间第一个使用长视频功能的达人哦!


【最勤奋剪刀手奖】(1名):


 @时临呀 活动期间共计发布视频34个


【奖品】:


1,视频网站7日会员卡1张


2,影视周边大礼包一份(实物)






恭喜太太们啦!


虚拟奖励将在本周-下周陆续执行和发放。


获得实物的获奖者请主动联系 @猎影人 提供收件地址+姓名+联系方式。



〖氐宿环游/22:03〗兔鸣

上一棒  @白日银河 

生日快乐,弟弟。

巴洛克时期风,装逼失败预备翻车起。

绝命生死时速生贺文,祝成年的弟弟独当一面,完成属于自己的梦想。

-请你对我身上做的事情,不要在别人身上做。

下一棒 @北檬蒙蒙蒙蒙 

太可爱了叭!!

二娃:

体验了一回高层建筑的晃楼,就像在坐船

N1003|第18年氐宿环游

太太们冲鸭!!!

手中甜腻:




致陳立農先生的成年賀禮。




农坤生贺预告来袭。


预告视频。




<<<<<<


-2082年,N1003号飞行器离开地球,飞往天秤座氐宿。


-2100年,是N1003号离开母星环游的第18年。




玫瑰色星云,超新星遗迹,


星球表面倒挂的山峰,


包裹整个α星的甲烷海洋,


引力卷动潮汐,沼泽开满花朵……




宇宙间星屑尘埃漂浮,


那是忒弥斯和波塞冬的神迹,


红棕木屑、翠绿枝叶和金色橄榄,


海蓝色β化作匕首,


被握在帕尔修斯手中……




你好,


我是N1003号飞行器的领航员,


今天这一段航行,将由我来陪伴你。




虽然旅程在一个太阳日内结束,


但我们将经过24个时间裂缝。


你将会看见不同的幻象,


不必担心,N1003号只是穿梭而过,




24小时,24层次元飞行——


00:00  @手中甜腻 


01:00  @维C乌龙奶 


02:00  @ZM阿就就就就 


03:00  @红酒渍 


04:00  @why莉丝酱 


05:00  @JustQiQi 


06:00  @十四行诗 


07:00  @春茶困困 


08:00  @Jupiter烧酒 


09:00  @猫馅儿 


10:00  @卡西莫多 


11:00  @大扑羚 


12:00  @映川望雪 


13:00  @四月湫 


14:00  @宴欢欢 


15:00  @自深深处 


16:00  @Euskiy 


17:00   @TigeR 


18:00  @虹膜锁 


19:00  @付燃 


20:00  @状况外 


21:00  @白日银河 


22:00  @微微会变大魔王 


23:00  @北檬蒙蒙蒙蒙 




那么现在,


请随我一同前来,


沿着N1003号的轨迹,


星海漂流。




海报设计: @微微会变大魔王 


视频剪辑: @丫丫细语 


文案: @虹膜锁 




感谢海报原图授权:@HeartofLions_应援站(微博)

「黑色八音盒|0908」独醒记

上一棒: @莫夫人 


“我有很多不一样的我,但我们的共同点是都很爱你。”


八音盒第六阶:「深海恐惧症」

Music:The Frozen World


-你永远不知道,埋藏在冰封下的,那片寂静幽深的海里——都生活着什么东西。




你是否会在人少的游泳池里游泳,都觉得身后有鲨鱼在向你逼近;

深夜站在大桥上看着波光粼粼的江水,觉得里面藏着几亿年前的巨鱼,然后自己会不小心掉下去被吃掉;

出去旅游做船,总觉得水底有生物会把船打翻,绝望地在海平面等待救援......


恭喜你,深海恐惧症患者。



2300年,9月,雷雨

海面上卷起深色的波浪,无边无际的海岸线那头雷电轰鸣。


纽瑟兰的海民欢呼着丰收,与整个周遭的场景格格不入。


捕杀的大型海洋动物翻着白色的肚皮躺在冰层上,血流蜿蜒,雨水也无法冲干净,将整个海湾染得通红,深墨色的海水混合一股不详的征兆席面而来。


望着大面积血腥的画面,蔡徐坤神色冰冷。


海风卷着雨点打在他的脸上,有些发疼了,扑面而来的死亡味道充斥着他的五感。



他讨厌这座城市,从十年前随着父亲南极科考迁移来就是。

人类无时无刻在破坏着这个原本纯净的大自然,全球气温变暖,南北极冰川大面积融化,生物链断绝,濒临灭绝的生物控告着人类的恶性。



同时,他也很害怕。


透过冰层,隐隐约约又看到了长相古老的生物,眼睛很慢地闪着一下又一下的绿光盯着满是血腥味的海岸,发现自己在注视它,机灵的抖了一下半透明的身躯,就翻了个身进入了深不见底的海。


蔡徐坤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深海之下,有一群生物,在等着人类自取灭亡后统治这个地球。


一万多年前,人类从洞窟走向了露天,敬畏大自然和神灵变成了无尽的捕猎和对猎人的崇拜,大自然遇见了他们的天敌。


生物演变的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当某一种类别冲出外壳的时候,总会有大面积的灾难诞生。



[坤,你在看什么东西?]

身后传来陈立农的声音。


[我又看见了那些来自深海的东西,我祖父书上写的。]


蔡徐坤的眼神一向比别人都要敏感,陈立农也听说,近来的海猎,渔民们也碰到过很稀奇的海洋生物,是以前没有见过的。


诺大的海洋,生物系统繁茂,最不稀奇的就是神话和没有见过的生物,也没有人去在意这些问题。

从小就喜欢看海洋纪录片和各种书籍的蔡徐坤,在祖父的熏陶下,认识了很多。


那些沉浸在深海层的生物,没有任何光线,没有氧气,甚至经常海底火山喷发,薄弱的生物链没有充足的食物,该是怎样的竞争恶劣。


[人类斗不过这些生物的,一旦得到丰富的资源和良好的生存环境,物竞天择,极强的生存能力会让他们统治海域。]


[你以为人类对于环境的破坏,不会有报复吗?]



一阵狂风袭来,雨水被刮进了小阁楼里,打湿了蔡徐坤和陈立农的裤腿。

陈立农向前近一步,站在蔡徐坤的身侧,蔡徐坤这才觉得有些安心感。


这种安心感不是其他,是来自十年的坚定友谊,和竹马之间无用言说的默契,只要陈立农在旁边,他就会觉得好像还没那么糟糕。


大概陈立农是蔡徐坤唯一觉得在这个城市里遇到的幸运,对方总是能了解到自己的想法,也是除了祖父外唯一相信他的人。



直到这天夜里雨终于结束了,蔡徐坤很奇怪,往常的纽瑟兰下雨总是不会这么快停,天空还是很昏沉,深色氤氲。


蔡徐坤躺在床上,窗外还有纽瑟兰夜市隐约的声音,街面上橘黄的灯光在房间的墙上还能看到一些毛边。


他双手撑在脑袋后面,白天里发生的事情总是以不同的画面回放在他的脑海里。



本来就没有什么睡意的蔡徐坤,终于在街上爆发的声音中彻底精神了起来,纷扰的纽瑟兰口音已经传到了他住的房间。


蔡徐坤皱起眉头,利落的穿上了外袄。


从暖气里瞬间剥离出来,让蔡徐坤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他看向很多人都往中心广场走。



[坤,等一下我!]


是陈立农的声音,从前方逆着人群跑过来,三两下抓住了蔡徐坤的手。

对方神色紧张地看着自己,蔡徐坤心里鼓跳如雷,强烈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海滩的味道引了一大批鲨鱼过来。]


这种事情经常会发生,但很明显能让纽瑟兰的人民和陈立农这么紧张的肯定不仅仅是鲨鱼攻击了海湾。


[后面又来了一些没有见过的海洋生物攻击了鲨鱼。]



平和安宁的年代里,会有很多电视剧电影假设末日到来会怎样,但总之,主人公绝对有强大的力量治愈这个世界。


当末日真的来临的时候,第一个遭殃的肯定是边缘城市。



纽瑟兰


冰川所在的地方,全部都变成了非安全区,奇怪的物种有的甚至可以蹦出水面,它们啃食着海岸线还没有收捞完的海猎品,靠近岸边一些的渔民,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拖入海底。


蔡徐坤和陈立农到达岸边陆地的时候,听到了从海洋的深处有声音传来,厚重,沉寂已久的庞然大物的声音。


接着,地面开始细微的震动。


[我的父亲,在海上。]


海生物的流动性是最强的,纽瑟兰的岸边已经如此,更何况海上出行的人们。


[坤,你的父亲带的是全世界最高级的团队,设备应该会没有问题的。]


陈立农握紧蔡徐坤的手,纽瑟兰的人民已经完全察觉到不对了,很多渔民丢下自己的武器,向陆地跑过来。


远处,鲸群凄厉的悲鸣传来,穿透整个纽瑟兰的上空。



[远离海岸。]

陈立农冷静的陈述。

于是,他们开始纽瑟兰的城市中心跑。


就在这时,海边的冰层被破开了一道长约30米的口子,雷电一样的裂口开始迅速蔓延,从蔡徐坤陈立农所在的位置都能听到炸裂的声音。


伴随着一声沉重恢弘的咆哮声,冰层彻底的裂开了。


一张深渊大口首先出现在了纽瑟兰的海域,一长排参差不齐的牙齿满满的长在它的牙床上,深绿色的海底软植生长在它的牙缝里,厚厚的一层海底火山灰覆盖在它庞大的身躯上,全身不规则的长满了一些高低不一的尖锥。


很少有的地方露出了一些带有深绿色细鳞的皮肤,看上去十分的粗糙。


漆黑色的眼睛凹在沾满莫名物质的下方,身上还挂着一些奇怪的生物体和沉落深海的残骸。


它的出现,直接将区域内还没来得及撤离的人和生物直接吞进了口里,并且不断的吞咬着冰面,虽然动作非常的迟缓,但是人类终究是跑不过它的口,不少人被吞了进去。


毫不犹豫的, 陈立农速度变快然后拉着蔡徐坤跑了起来。


持续的叫喊声和怪物的咆哮声从岸边侵入,蔡徐坤的脑子里已经乱作一团,在他想象中的恐怖深海生物就应该是这个样子,有着沧龙的外皮和中华鲟一样的触感,长满了像鲨鱼一样的尖牙利齿,它残忍的可以将一切吞噬进去。



蔡徐坤迫使自己的眼睛盯着陈立农的背后,让眼神聚焦。

只有这样才能减轻自己的恐惧感。


实在不敢想象真正的掉入深海的深渊会是怎样可怖的场景,黑暗的没有一丝光明,偶尔闪烁的荧光是深海狩猎者引诱其他生物的陷阱。


那么自己该怎么办,窒息感和不安感席卷了蔡徐坤的五脏六腑。



只有陈立农抓紧自己不放开的手才让他有一些踏实的感觉,就像是抓住了一支救命稻草。


直到他们跑到相对安全一些的中心区,蔡徐坤才喊住了陈立农。


[陈立农。]

空气中呼哧着白色的雾气,得到停歇后,蔡徐坤大口喘着气,他感觉自己严重缺氧,脑子处在宕机的状态。


但是心中却有一件事情越来越清晰的想要告诉陈立农。


蔡徐坤想,也许不说,可能灾难爆发到岸上来的时候,就再也说不出口了。



[陈立农,现在世界末日了。]

对方停下来,周围不停有人撞到他们。


[我常常在想,世界末日一定要找到喜欢的人疯狂接吻。]


陈立农向前两步盯着蔡徐坤,眼神里透露着坚定。


[可是从小到大,你就没有喜欢的人。]

蔡徐坤猛的抱住了陈立农,抬头。


[我可以吻你吗?]



扑通。



感觉自己的心在剧烈跳动,周围嘈杂的声音都变成了背景。


他们的停留让很多人撞到,甚至有一些骂骂咧咧的声音传来,蔡徐坤已经完全不会顾忌了,他只想快点知道答案。


不过,他可没那么多的耐心。


可是,当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陈立农的吻就铺天盖地的覆上了。


蔡徐坤只觉得身体里的血液都被抽干净了,他的舌头被陈立农彻彻底底地支配。

对方用力的吮吸着口中的津液,搅拌着像要将自己融入。心中仿佛一万只海豚在跳跃。


如果可以,蔡徐坤希望就这么抱着陈立农沉入海底。



所有的恐惧,都来自于一种被遗忘的恐惧感。

直到有一个人的出现,他抓紧你的双手,你觉得好像全世界发生的天灾人祸都有人能共你渡过。


蔡徐坤在十岁的时候,和父亲一起去海洋馆。


夜晚来临的时候,一个未知姓名的人打电话给了父亲,之后,父亲就把自己交给了海洋馆的一个工作人员。


一个人就在深夜的海洋馆里逛来逛去。


直到看见中华鲟。


蔡徐坤总觉得自己的深海恐惧症来源于它,那一天他转个身就看到了中华鲟向玻璃边游来,四周黑乎乎的,就只能看到玻璃里的生物。


来自远古的鲟让他受到了惊吓,慌忙之间到处乱窜的蔡徐坤,又看到了鲨鱼和各种光怪陆离的海洋生物,那些画面在他的心中无限的放大。


这就变成了他最原始的病症。



后来,后来蔡徐坤的父亲真的去了南极,并且一呆就是十年,只有在视频和语音里才能感觉到他。

蔡徐坤觉得有水的地方,就好像是有深渊,他将自己紧闭在城市里,拒绝了有水的地方。


其实他真正想拥有的,只是一份安全感。



直到蔡徐坤遇见了陈立农。

他的心理医生。


在催眠中的场景现实中也是可以实现的吗?

陈立农想,也许在他毫无保留亲吻上蔡徐坤的刹那,就已经有了答案。



不过,大魔王微微想说的是,蔡徐坤确实看到了人类对于大自然的破坏,终将会得到报复,尽管这只是个为了治愈而产生的梦。


谁又能叫它是“梦”呢,这明明是人类应该清醒并且去反省的问题。



下一棒: @°清风不还家 

9.11「密集恐惧症」

“如果显微镜里的世界,是我和你的世界......”

谁还记得人气最高的那个2月29出生的少年

关于小熊|一发完

非常感谢Galaxy赠的这篇有关于——冬天的短文。

还没有看这篇文的时候,我有很多的猜测,比如说Galaxy会写出一篇极具冬日温和,文艺清新的爱情短篇,又或者是一篇简单的游记。

但好像也没有刻意去表现“冬”这个主题。

后来再读,才恍然大悟,这个故事伊始于冬季,即便是没有笔墨去描写,就能完全感受到只属于冬的静谧和美好。

只属于冬的——小熊,很温暖很美好。

有关于故事的发展,有关于少年们的梦想追逐,有关于小熊,有关于还没有完完全全说出口的喜欢,随着农读书淡然,谁都不知道那些未接电话里藏着什么样子的故事。

对我而言,好像农可以继续读书确实是是很喜欢的结局,来日方长,总会有再见的时候。

用蛋堡的一句歌词:I want you!

白日银河:

*半现背


*送给 @微微会变大魔王 






-


那是个冬天。


蔡徐坤拉开衣柜,从里面拿出曾经买的长靴鞋盒,打开,里面是一只毛绒的白色熊。


伸手拎着耳朵把熊揪了出来,拍了拍长长白毛上的灰尘,呛得自己咳嗽了好久。


蔡徐坤把熊抱出来,放在床上。






“你去找他好不好。”








「关于小熊的事」






那是个冬天。


他们遇见的那个冬天。


见到彼此的时候,他们都觉得对方完全和自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他是一朵蓝色的玫瑰,眼里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冷漠,是个危险的人。


而陈立农,天生安逸。




他是一只敏锐的兔子,眼睛把心事全都说了出来,没有半点隐瞒。


而蔡徐坤,不爱坦白。






他们换上了粉色的练功服,站在巨大的镜子面前,蔡徐坤发现他哪怕被批评,觉得挫败,也不肯让眼睛里流露出失落。


看来,也不是真的那么傻。


蔡徐坤的目光总是情不自禁地从镜子反射到他身上,陈立农一遍遍地重复着同样的动作,可是手臂摆开的弧度、身体侧转的角度,总是达不到合适的点。


蔡徐坤看了一会儿,转过身。






“我带你去个地方。”






陈立农一句“可是”还没有说出口,就被蔡徐坤不置可否的眼神杀灭了。


其实私下的蔡徐坤低调冷静,但是陈立农总是会情不自禁地认同蔡徐坤,不管他说了什么。


根本不是因为害怕,陈立农知道。






人群的喧闹和欢呼让陈立农有点发怵。


压低了蔡徐坤给他带上的帽子,“明天就要录主题曲了诶?你带我来打电动吗?”


蔡徐坤笑了笑,从兜里掏出几个游戏币,站在跳舞机面前等着,“一会我带你。”


跳舞机上两个女生跳着最高倍速的动作,陈立农有点眼花缭乱,“可是……我不会啊。”


“来吧。”跳舞机上的一把游戏结束,蔡徐坤回过头冲陈立农眨了眨眼睛。


前奏响起,《HandClap》。


虽然以前没有跳过,可是整个歌曲的节奏和动作都比较简单,陈立农的余光瞟着蔡徐坤,还算完整地跳完了一首,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


只要不盯着屏幕数自己的“miss”数目,他觉得自己其实跳得也挺好。


一首歌结束,蔡徐坤站在屏幕前选下一首歌。


同样的前奏响起来的时候,陈立农不解地扭过头去看蔡徐坤。


蔡徐坤笑着冲他点点头。


就这样,一首《HandClap》被他们一个晚上跳了八遍。


每当多跳一遍的时候,陈立农就会觉得自己体内的热情和自由被释放开了一些,他慢慢地从拘谨地手足无措变得肆意自如。


最后一遍结束的时候,陈立农觉得累了,蔡徐坤在陈立农张口前问他:“我们休息吧?”


陈立农赶紧点点头,跟着他走下跳舞机。


蔡徐坤掂了掂手里的游戏币,“抓娃娃吗?把这些钱花掉吧,反正过几天节目播出以后也不可能再来玩了。”


“哦,好。”陈立农顺从地点头。






隔间里有十几个娃娃机,里面的玩偶从半人高到手掌大的都有。


“你想要哪个?”蔡徐坤笑着看向陈立农。


陈立农指着最大的几个玩偶,“那个白熊吧。”


蔡徐坤噗地笑了一下,“好。”


“笑什么?”


“没有没有,”蔡徐坤摆摆手,“你还挺瞧得起我。”


蔡徐坤憋住了自己人生前十九年从来没有抓到过一个娃娃的事,挽起袖子站在娃娃机边上,数了下硬币,可以玩两次。


摩拳擦掌半天,蔡徐坤的夹子直接扑了个空。


陈立农在边上笑了笑。


蔡徐坤扭过头盯着他,“笑什么?”


“没有没有,”陈立农还是笑,“我来吧。”






蔡徐坤抱着白熊走在路上,已经晚上十点半了,街上人很少。


小路上的路灯相隔甚远,总是能把影子拉得长到融进黑夜里,才终于走进下一盏路灯的光芒下。


“我的熊。”蔡徐坤笑着,紧紧把熊抱在怀里,仿佛熊有体温似的。


“我一进去就看上了。”陈立农得意洋洋,“和你很配啊。”


“哪里很配?”蔡徐坤抱紧了圆滚滚的熊。


陈立农想了想,说:“就是……很柔软的感觉。”


蔡徐坤使劲地捏了捏熊的脸,是真的很柔软。








「关于你关于我」






那是个春天。


他们出道了。


从大厂搬离的那天,所有人都悄悄掉了眼泪,比决赛上颁布排名时还要难过。


陈立农拎着旅行箱走出宿舍,他是最后一个出门的人,站在门口张望了一下干干净净的宿舍,仿佛第一天来到时的模样。


落锁,陈立农转过身。


对门的宿舍也刚好出来一个人,抱着巨大的玩具熊,别扭地伸着手去关门。


陈立农走过去帮他拉上门,转过头看了看,“要带走啊。”


几个月的时间,陈立农已经比他高了快半个头了。


“是啊。”蔡徐坤一只手拉着箱子,一只手抱着熊,“我经常失眠的,它有陪我。”


陈立农看着他,认真地说:“分宿舍以后,我们做舍友吧。”


蔡徐坤笑了,“我正想问你。”






陈立农结束了一整天的行程回到宿舍,客厅一片漆黑,陈立农打开灯,把自己扔在沙发上,不知道一会还会不会有人回来。


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应该是不会再来人了。


陈立农站起来,往卧室走。


经过蔡徐坤和王子异的宿舍时,陈立农刻意放慢了脚步,里面也是一片漆黑。


陈立农继续往前走,脚刚抬起就听见蔡徐坤在卧室里叫他。


“陈立农。”


陈立农愣住,轻轻打开门,“你睡了。”


“失眠。”蔡徐坤翻了个身面对着门口的陈立农,双手抱着熊的肚子。


”热不热啊?“陈立农走进去看他,”又不开空调,又抱着这么厚的熊。“


蔡徐坤被陈立农用”厚“来形容一只熊逗得笑起来,”反正,就是睡不着。“


”把熊给我。“陈立农伸出手,接过熊,放在蔡徐坤的书桌上。


陈立农沉默了一会,”你——对我过敏吗?“






蔡徐坤过敏了一个月,手掌心红得仿佛涂了墨水。


陈立农表现得奇怪,每天帮他把过敏药和温水递过去,却不说一句关心的话。


真是个胆小鬼。


有时候蔡徐坤想对他说,你不用自责,可是蔡徐坤还没开口陈立农就逃走了。


蔡徐坤发现自己一点都不懂陈立农,他心里装的是愧疚还是别扭,是尴尬还是厌倦,蔡徐坤一点都看不懂。


直到他们周末开FM的时候,陈立农默默地把蔡徐坤的印象写成了”不能上他的床“,蔡徐坤才知道,其实陈立农一直都很在意。原来,陈立农也是一个不懂得坦白的人。


蔡徐坤再回忆起那天晚上,他把陈立农当做自己的毛绒玩具,陈立农的胳膊在夏天居然有点冰凉,蔡徐坤抱着抱着就睡着了。


蔡徐坤撒谎了,他说,他早就不过敏了。


只是因为,他想要抱着他。








「关于留关于走」






那是个夏天,他们解散了。


他们又在搬宿舍了。


陈立农和蔡徐坤是最后走得两个人。


蔡徐坤的新工作室定址在上海。


陈立农站在蔡徐坤的卧室门口看他收拾,不由自主地笑了。


“从大厂到现在,原来我们从来没有做过舍友。”


蔡徐坤合上行李箱,“遗憾吗?”


陈立农笑得坦诚,“不遗憾。”


“……为什么?”蔡徐坤的眼神里闪过失望。


“我们的关系,似乎不需要通过住同一个宿舍维持。”


蔡徐坤把床上的熊拿了下来,放在行李箱上。


“要带走啊。”陈立农看着他。


蔡徐坤点点头。






送蔡徐坤坐上保姆车前,陈立农摸了摸小熊的头。


“它会一直陪着你的。”


蔡徐坤踮起脚,紧紧地抱住陈立农。


“那,你会陪我吗?”


陈立农咽下了好多心事,轻轻地说:“Always。”






送走了蔡徐坤,陈立农回到空旷的宿舍。


他发现,自己一直是最后的那个人。


离开大厂那天,是他给宿舍门落的锁。


解散这天,也是他给他们居住了一年半的小别墅,落的锁。






陈立农在北京接了新戏,开机的那天他给蔡徐坤打了电话。


“我拍完这一部就去找你。”陈立农承诺。


电话那边的蔡徐坤疲倦地说:“好。”


后来,陈立农再也没有给蔡徐坤打过电话。


蔡徐坤也没有再想起陈立农。


只是晚上睡觉抱着小熊的时候,蔡徐坤才会觉得安心。






他们的感情从来没有达到过“爱”。






心动不是爱。


陪伴不是爱。


承诺不是爱。


喜欢不是爱。








「关于喜欢与否」






蔡徐坤每天都忙着写歌。


他把自己关在工作室里,一天到晚见不到阳光。


蔡徐坤是一个挑剔的人,他工作的时候不能有噪音,不能有旁人,不能有太阳光线。


他总是把手机关机放在工作室角落的沙发上。


他的助理在门口敲门。






“什么事?”蔡徐坤皱着眉头转过身。


“电话找你。”助理说。


“不接。”蔡徐坤说。






过了几天,蔡徐坤终于写完了那首歌,他走出工作室去吃饭。


遇见了几个编曲老师,他们坐在一起聊天。


“小蔡太认真了,这段时间电话找他根本找不到。”一个老师调侃着。


另一个老师笑着,“小蔡应该是你们团解散以后发展的最好的了。”


“是啊,他们团员都有的已经隐退了。”


蔡徐坤诧异地抬起头,“隐退了?”


“说是要回台湾继续念书。”一个老师摇摇头,“明明也发展得挺好的,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听见台湾这两个字,蔡徐坤的心掉进了一桶冰水中。


“老师说的,陈立农吗?”蔡徐坤问。


几个老师点点头,“你居然不知道吗?”


蔡徐坤站起来,“不好意思。”


说完他跑了出去,站在走廊里,手机开机。


未接来电12条,未读信息2条。






“我要走了。”


“希望小熊能一直陪着你。”






蔡徐坤飞奔回自己的住处,他已经好久没有睡在床上了。


甚至很多行李摆在房间里都没有拆开,蔡徐坤也没顾上找人帮忙收拾。


他只记得,自己把小熊放进了一个鞋盒子里。






他看着面前的熊,它圆圆的眼睛里装了好多没说出的话。


蔡徐坤紧紧地抱住熊。






再拨通电话的时候,对面已经是提示音。


“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关于小熊》By蛋堡——






那时小熊的表情还有些生涩


从此他们的生活都有它跟着


它有时夜晚祷告


能一直跟着他们没有忧虑不管哪里都去


他想问的得体想懂一些哲理


但没来得及就被放进鞋盒里


看累了小熊打了呵欠




沉睡在那小空间那是个冬天


它的填充物是遗憾笑脸是假装


他的故事只到一半


爱情还盛行在这世界上




关于小熊的事也关于你关于我


关于留关于走关于喜欢与否




抱在一起男孩回答always



「黑色八音盒」联文活动公告

排!

白日银河:




「你也在害怕吗」


「没关系,让我治愈你」






8.24  @四月湫 


“站在高处怕一脚踏空的话,我接住你啊。”




8.27  @深森寻夏雀 


“我贪噬所有,欲望成无底洞,唯有你能填满。”




8.30 @白日银河 


“我的世界里只有我的歌声,直到有一天出现了你的和声。”




9.2 @虹膜锁 


“药丸,刀片,镇静剂,飞驰的火车,和我枕边的你。先生,早上好。”




9.5 @莫夫人 


“我有很多不一样的我,但我们的共同点是都很爱你。”




9.8 @微微会变大魔王 


“你永远不知道,埋藏在冰封下的,那片寂静幽深的海里——都生活着什么东西。”




9.11 @°尾巴的清风🐰 


“如果显微镜里的世界,是我和你的世界……”




9.14 @Euskiy 


“逃离黑暗风暴需要的勇气和力量,也许只是一点光。”




海报制作: @微微会变大魔王 


策划/文案: @四月湫   @白日银河



有一、、想写丧尸题材👿👿但是长篇针的有点怕了😵😵

otmk年度最骚操作,啥都设定好了,定时发送,结果忘了带题目!!!😭我也太蠢了!!!